2018年4月21日星期六

风舞树醉天落泪

清晨四点五十分,如往常般自然醒来。推开落地窗,走出天台,凭栏观赏街景。

风有点狂,吹得街旁成排的棕榈左右摇晃,像夜归的醉汉。这时天空忽然飘落细细的雨丝。

风舞,树醉,天落泪。

脑子里忽然浮现这段文字。文字在脑海里反复跳动,人仿佛进入了冥思状态。

想把这段文字写下来,无奈身旁没有字笔。想转身回书房拿,却不舍得错过大自然这一刻美妙的情境。

幸好带着手机,于是打开常用的通讯软件,选择了小学同学的私聊群组,输入了“风舞树醉天落泪,情淡人散心破碎”这一段话,希望找到知音人。之后才想起一友人,于是也把这段文字发送给她。

风舞树醉天落泪,
情淡人散心破碎。

我想到了一位前几天才和我通信息的女学生。忽然接到她的信息时,我还开玩笑地问她,是不是要请我喝喜酒,毕竟她与男友相恋也有好多年了。她的男友也是我的学生。然而,她淡淡地回复我说,他们不在一起了。

十多年的感情,淡了;于是,散了。

我为他们的分手感到丝丝的感伤。毕竟他们在我眼中是挺登对的。然而,身为旁观者的我,为他们的分离感到伤悲;可当事人是否会有心碎的感觉?

于是,我把破碎后面的句点,修改成了问号。

风舞树醉天落泪,
情淡人散心破碎? 






2018年4月12日星期四

写给大姐的信

我在弄着午餐时,您忽然来电。

我很惭愧。我这个做弟弟的几乎不曾主动打电话给您,嘘寒问暖,闲话家常。反倒是您,还有二姐,却常打电话给我这个“古怪”的弟弟。

我跟您,还有其他兄弟姐妹,很少闲话家常。也许是我的性格、生活方式及人生观点与你们很不相同的缘故吧?

当我看到手机屏幕显示您的来电,很奇妙地,我已经猜到您是因为读了我写给阿政的信后,有话要对我说。

您像往常那样慈爱地表达您的意见,劝我做事情不要太冲动,要多为自己着想。然而我还是平常那副模样,一股什么都不在乎,不听劝告的样子。

我依然坚持我自己的立场。

请原谅我一如既往的固执、不听话。 我知道您是十分关心我的。从小到大,您就是我十分敬重的大姐。

母亲不在之后,我更加要做个听话的弟弟。 然而,在处理阿政的事方面,我自有一套看法,请您放心。

在这里,我很想告诉您,其实我不是您所想像中的那样冲动。我不是不为自己着想。也许,我比较感情用事。


挂掉电话后,我的思绪一时难以平复,于是就起了写这封信给您的念头。

其实,自从母亲往生后,我就有想过要写一些关于您的文章,把心底对您的敬爱及感谢化成文字,呈现出来。我们兄弟姐妹的年纪也不小了,能活在尘世的时日也不多了。我必须趁现在把心底要对您所要说的话,化成文字。

我不想将来因为来不及说出心里的话而后悔。

坦白说,要表达我对您的感激,不是一篇文字就能承载得了的。

然而,若要我说出一件您对我所做出而影响我最大的事,我会自然地想起小时候您教我写字的恩情。

小时候家里贫困,母亲没有能力送我们去幼稚园接受学前教育。我的童年就几乎是荒废在屋后的鸡寮和屋前那片黑泥地。幸好您在我进入一年级前教会我写自己的名字以及数字,不至于让我一片空白地踏入学校。我始终觉得,您让我在学前就懂得写自己的名字,对我后来的学习,是有很大的影响的。您在教我写字时十分有耐心,印象中您应该是从未责骂过我。相反的,有一回您还曾夸赞我的字体美,送我一只新铅笔作为奖励。我一直在想,我后来在学校成绩特出,您对我的启蒙影响着实不小。

此外,我还念念不忘您当年出钱让我参加小学六年级的环游槟岛毕业旅行那桩旧事。以前我们家里穷,就算只是环岛旅行,我都懂得不要跟母亲开口讨钱报名参加。我忘了您怎么知道我需要钱报名参加毕业旅行。总之,我人生中的第一趟“旅行”就是您成全的。那一次小学毕业旅行对我来说是一段十分甜美的回忆。有几次路过浮罗山背,我还刻意逗留在镇上寻找一档印度炒面,因为当年我用了您给我的几毛零钱吃了一碟当时对我来说十分奢侈的印度炒面。

其实,我要对您表达的感谢何止那两件陈年旧事?您和大哥、二姐、三姐小学毕业后就被迫放弃继续求学的机会,踏入社会做工赚钱帮忙养家,好让我们后面几个弟妹们得以完成学业,这份恩情我永远都偿还不了。

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不要偷懒,能继续把藏在内心想要对
大哥、您,还有其他兄姐要说的“谢谢”化成文字。。。

2018年3月30日星期五

坚持



天还没亮,我就把你载到理科大学了。

按照常理,我是应该从甘密山的校门进入理大,可以直接把你送达体育场。然而我却特地选择从明登岭的小门进入校园。我不喜欢甘密山一带交通的纷扰及急促。明登岭一带永远是那么的宁静平和,比较容易触动隐藏脑袋深处二十多年前我在理大求学的回忆。摩托车在沁凉的晨风中徐行,我一路告诉你:理大是国内第二所国立大学,明年就50岁了。她的校园是美丽的,然而在无能者的领导下,理大永远跻身不进世界著名大学的行列。我以前无知,以为能够进入理大就是很厉害,今天回想起来,都觉得惭愧。你应该瞭望世界,尽力考取更优秀的大学的入学资格。

今天你必须代表阿依淡区参加槟州学联田径赛一万公里徒步竞走项目。上一回,你代表学校参加分区比赛,出乎我的意料地取得了州际决赛的参赛资格。你并不是那种天生的运动料子,更何况你平时的训练都集中在短跑冲刺,而没锻炼竞走。我相信你自己心里也很明白,这一次的州际赛,你只是来凑数,根本没有摸牌的机会。而我更是悲观,只希望你不要垫底就已经很好了,毕竟你的左膝盖受了伤,肯定不能舒适正常去竞走。然而,我告诉你:垫底也无所谓,最主要是发挥体育精神,坚持完成比赛就对了。

枪声一响,你和其余16名选手开始竞技,你一下子就落到倒数第二名。看了一会你身后的那位选手的身型和步法,我心里想:你应该不会垫底了吧?就放松去走吧!就把这场比赛当着是做一次10公里的体力训练吧!

接下来的几圈,你竟然加快步伐的强度与节奏,超越了另外两名选手,还紧逼另外一位马来同胞。看来,你心里还真的不肯轻易服输。 

当我点算人数时,发现你那位在阿依淡分区夺冠的同学竟然不在赛场上了。同时,还有几位选手陆陆续续弃权或因为违规而被判罚出局。 场上不知几时只剩9名选手继续在兜圈走着。而你,应该是因为膝盖伤痛发作,步伐变得艰辛缓慢。我只能在你经过我的眼前时用力拍掌,发声鼓励你坚持下去。当时,我心里真的希望你不要放弃,就算膝盖多么疼痛也要坚持完成比赛,哪怕在9名选手当中垫底也无所谓。

放弃,是瞬间的一个负面决定。人,一旦放弃,之前辛苦的坚持就变得毫无意义了。

时间还不到9点,太阳却已经很猛烈。当走在你的前头的选手完成第25圈比赛时,你也被裁判无情地阻止继续比赛。你告诉我,你还剩一圈没有走完。我告诉你:无所谓,只要不是你自动弃权,你就是对得起自己了。

赛场上的胜负,有时不是那么重要。

坚持,才是你学习到的宝贵经验。


2018年3月26日星期一

写给阿政的信


政,
前天透过视频通话,跟你说了不少道理,无非是希望能够在你感到彷徨及迷惘之际,帮你点亮一盏灯,让你看清你现在的状况,然后从困境中走出来。我真心期盼那段真心对谈能够对你起一些作用。

我现在把那天跟你说的话,用文字写出来。一来可以做个记录储存,同时也可以在你不幸又陷入迷惘和彷徨时,重新阅读我跟你说的那些话,让自己心情好过一些。当然,我也希望弟弟能主动来阅读我的这一段内心话。毕竟,弟弟将来有一天也会面对你今天所要面对的状况。

首先,你要明白,你今天所面对的困境,是大多数即将大学毕业的年轻人所要面对的问题。大学毕业在即,大多数毕业生都在为未来的前途感到彷徨。未来,就是未知。面对未知,多数人都会感到担忧,甚至害怕。我给你的劝告是:别去为还没发生的事感到担忧。人要活在当下,不要一直惦记已经回不去的过往,也不要担忧还没发生的未来。我们现在应该做的事,就是以我们的能力为未来作准备,别去想太多后果或是期盼得到怎样的结果。就只是尽能力为未来铺路作准备。而我就亲眼看到你一直都在为你的未来尽力作准备。

你告诉我说,你一直都很幸运,从小到大做什么事都很顺利。现在大学毕业在即,你却开始感到事事不顺利。你开始觉得自己没有用,只懂得读书,考好成绩,其它事都做不来,处理不好。

其实,我想告诉你,你不是比他人幸运,而是你一直以来都有在为自己的前途作准备。你所谓的顺利,是你付出努力后所换来的成果。也许在这个许多事都不顺你的意愿进展的阶段,你才会忽然感慨自己除了读书,什么事都不会。记得,千万不要贬低自己的能力。你如果什么都不会,你如何只身在美国度过这4年大学生涯?

你今天会感到受挫折,主要的原因是你所要面对的事情都不在你的能力掌控范围之内。申请毕业后重返美国的签证不是由你掌控决定权的事情。能不能在美国大学找到你要的研究工作也是由他人决定的。既然事情的控制权在他人手上,我们就不必去为事情成功与否感到担忧烦恼。我们能做的就只是把我们能力范围内做得到的部分做得最好,其它由不得我们掌控的就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为那些我们掌控不了的事情搞到自己心情不好,值得吗?

我知道你还为了毕业后受政府召唤回国而感到不开心。你担心毕业后公共服务局会要你留在国内为国家服务,而不能继续你的博士课程。这一点,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若是你不幸被点中必须为国家服务,我已经做好赔偿政府的准备。钱,身外物也。别担心太多了。事情总是有其解决的方法。 

还有,我也跟你分享了庄子的思想:人活着的世界原本无限的,我们何必硬是要在自己身边画出界限来呢?我知道你对你现在主修的鸟类学有着浓浓的兴趣,也感觉得到你对你的教授的敬佩。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是很希望回到美国,甚至是留在加州UC Berkeley 继续你的博士研究。然而,世间事有时不是样样都能满足我们的期盼。能留在美国继续追逐你的梦想当然是好事;但如果不幸回不到美国去的话,不妨打破自己无意中设下的界限,往世界其它角落看去,我相信某些地方也有你展现抱负的机会。 



2018年3月18日星期日

孩子高中的第一次考试(写给阿进的信)

孩子:

你升上高中理科班了。虽然我知道你的科学基础不弱,但难免还是会担心你因为不够谦卑而在校内第一次考试中遭遇滑铁卢。 

我不止一次提醒你:我们做人要尽量保持谦卑,尤其是在科学这门浩瀚的知识面前。唯有谦卑,我们才不会惹人讨厌,我们也才能吸收更多的知识。

当然,我并不是在说你为人自大。在我眼中,你并不是一个自大狂妄的孩子。

我所担忧的是,你可能会因为自恃初中科学成绩优异而小看高中的三科理科。毕竟物理、化学及生物本身真的是不简单的科目。

坦白说,我心里面还真的蛮矛盾的。一头担心你考试成绩不理想而遭遇挫折感到气馁,另一头却又希望你在第一次考试遭遇一点挫折,消一消你可能自己都不察觉的傲气,让你知道摆在眼前的路不是那么的宽畅平坦。

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只看分数的老爸。若果考试程度高,难度大,就算你考个不理想的分数出来,我都不会责怪你;相反的,如果考题内容简单,不具难度,就算你考个90分以上,我也不会高兴。

为了对你公平,我还亲自检阅了你的考题,再与你考获的分数作对比,我满意了。

不过,我还是要郑重地提醒你:身为学生,你是在求学,不是在求分数。

你要不时坦诚自问:我到底有没有学习到新知识?你会不会运用所学到的知识?知识有没有让你变得更成熟,更谦卑?

我不希望你像现今大部分的学生那样,只一味在乎分数高还是低,赢了谁,又输给谁,忘记了求学的真正意义。

2017年5月17日星期三

Feliz cumpleaños --写给阿政的信



政,

Feliz cumpleaños

爸爸选择在你23岁生日这天给远在美国加州的你写信。

其实,爸爸都不知道该在哪一天给你献上生日的祝福。当爸爸,妈妈和弟弟在槟城踏进517日时,你在加州还没过完516日。

今年你又要一个人在加州度过你的生日。孤身在异乡生活,难免比不上在家里那样安逸。然而,年轻人若能越早离开安乐窝,远离避风港,独立去面对生活的种种挑战,那么将来生存在这个世界的机会就越大。

家,一直都在,永远都在。你只是选择暂时离开,到外头去闯,去见识世面。偶尔累了,就回来家里歇一会,再重新出发。

你和爸爸一样,不怎么看重生日,有没有庆祝或祝福都无所谓。然而,爸爸,妈妈还有弟弟都不会忘记你的生日。要是你在家里,妈妈一定会为你做一个你爱吃的蛋糕,然后一家人陪你吹蜡烛,拍个照。弟弟一放学也会缠着你,你俩又要粘在一起度过一整天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不知不觉,当年的小瓜今天已经比我还要健壮高大了。你才刚结束大学第三年的课程,等着你的还有一年学士课程以及未知的研究生生涯。路,还很漫长。别急,孩子,就一步一步去实现你自己的梦想。别因为看到其他同学纷纷脱离求学的生涯而动摇了你的坚持。爸爸相信你的意志是牢不可破的。无论如何,爸爸还是想要告诉你,若是有一天你觉得累了,就姑且放慢脚步,甚至停下步伐,重新思考一下前路的方向。爸爸妈妈都会支持你。

爸爸曾经告诉过你一句话,不知道你还记得吗?

“你是一条蛟龙,不应该把自己困在浅滩里,而应该腾跃上空,兴云作雨,矫健飞扬!”

其实,爸爸也没有要求你成为什么出色的人物。不过,爸爸真的不希望看到你,还有弟弟,将来只是成为苟且偷生的自私之徒。有机会为这个社会尽一分力,发一分光,就不应该逃避。

好啦,爸爸这一次就写到这里。记得,孤身在外,要懂得释放压力,有时间就跑步,学习静思冥想,保持身体的良好状态。

爸爸爱你。

2017517
槟城。


2017年5月11日星期四

写在五十岁来临前

五月。五十岁的跫音幽幽回荡耳际。

年少时,想象中的五十岁,是苍老,是衰弱,是迟缓,还有病痛。

不自觉,自己竟然就快迈入五十。虽然不再飒爽英姿,健步如飞,但似乎跟苍老、衰弱、迟缓和病痛也还沾不上边。

应该庆幸。

不惑之年已逝,五十是否就真能知天命?

何谓天命?

花开花谢,潮起潮落。

白昼黑夜,春夏秋冬。

健壮衰老,生死交替。

一切本是周而复始的规律变化。

道理显然,可是真正能够领悟并接受这个真理的人却有几许?

五月。五十岁的跫音渐响。

五十知天命,但绝不认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