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3日星期三

《唾弃暴政!释放Maria!》


我又要参加全程马拉松赛了。原本已经没有印象这是第几场全马,把随意搁置在书橱里的奖牌整理出来,才知道这将是我的第13场马拉松。


有人狐疑地问我:“跑马拉松这么艰苦又单调的事,你竟然能够一而再地报名参加?”

我不否认跑一场42.195公里的全程马拉松是艰苦的。在别人都躲在温暖的被窝里熟睡的半夜,我宁愿牺牲睡眠,孤单地独自面对接近6小时的煎熬。膝关节疼痛,肌肉抽筋,劳累折腾着全身每一个细胞,有时还需要忍受寒风骤雨的欺凌。 然而,每一次成功完成赛事后,心底的真实感却是那么的清晰。

是的,跑马拉松让我感觉到自己真实地存在着。在漫长的6小时内,除了要克服肉体及精神上的种种折腾,我也有机会安静地,不受干扰地诚实面对自己的内心。这说起来的确有点抽象,如果你想印证我所说的这些,你应该亲自去跑一场42.195公里的全程马拉松。

对我来说,人活着,不能只是每天早上醒来后,像机械那样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填饱肚子、上课或上班或做家务、敷衍应酬、八卦、看电视、无所事事、懊恼过去、担忧未来。。。然后像机械电源供应被切断那样地进入梦乡。

人总要在许多机械式重复性的日常琐碎事务中做一些意义的事,才能证实自己的存在。 

我相信我的第13场全马又会是一场别具意义的赛事。这一次的全马,我会多背负着一个使命上场,我要向大众传达一个讯息:《唾弃暴政!释放Maria!》

最近国内的政治氛围发出极度腐败难闻的恶臭。无论是执政党或反对党都令人极度失望。原本打算不要去理睬这样一个糟乱的局势,可是偏偏最近却发生净选盟主席Maria Chin被逮捕的消息。

看到那个言论举动极度过分,不断煽动种族情绪的野蛮红山番首领被纵容肆虐,而另外一个以和平文明方式为人民谋求平等福利的女英雄却被送进黑牢!

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我突发奇想,利用电脑设计出《唾弃暴政!释放Maria!》的标语,打印出来后再过胶,打算在跑马拉松当天,若是Maria Chin还没有获得释放,我就会把标语别在背心后面,跑完整个赛事。

当然有人会问:“你这样做就能使到Maria获得自由,被释放出来吗?”

我知道自己的渺小。然而,我相信,到时比赛当天肯定会有人和我一样,别上自己的标语,发出无声的抗议。就算Maria不能获得释放,我相信当众多的跑者身上都带着类似的抗议标语在进行比赛时,我们会把讯息传达出去,唤醒更多人来看清这个暴政的狰狞面目!

如果这个星期您也有参赛,何不跟我一起发出无声的抗议?

为生活做记录

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为自己的生活做文字记录了。

我喜欢为自己的生活做记录。

生活是一只不断运转的巨轮。现在的一刹那一旦过去就成为了虚无的回忆,如果能够利用某一些媒介把有意义的时刻记录下来,那么那种虚无的回忆或多或少就会拥有了一点点的实体。

有人喜欢利用文字,有人则透过影像或视频来记录生活。

我不擅长摄影,更甭说拍摄视频,所以我只能利用文字把生活中比较有意义的事件或感想用文字记录下来。隔了一段时日,可以透过这些文字记录,回味某些往事,或是检视过往的自己对某些事物的观点及想法,看看过往自己的幼稚或看看自己的成长。

我也喜欢把自己的生活记录及感想与他人分享,让他人透过阅读我的文字,走进我的生活,甚至探视我对某些事物的观点。


人的生活就是在模仿与探索中一步一步走出来的。现在很多人都透过面书或其它社交媒体窥探他人的生活,然后在不知不觉中被他人的生活所牵扯。若是所窥探的对象的生活模式或视对待事物的观点是健康的,那么我们的生活就不至于被误导进错误的方向。反之,若是他人的生活糜烂奢侈,价值观败坏,那么在潜移默化的作用下,我们就会走入不适合我们的歧途。


我真的希望能够透过我的文字,为年轻的一代,尤其是我的孩子,在众多奢侈糜烂的生活模式及偏激想法的泛滥之下,提供另一种替代的参考模式。我不需要孩子或年轻一代拷贝我的生活模式或依照我的视角看待事物,我只希望我的文字能够为他们提供一个参考的方向,就那么简单。


当然,把自己的生活模式公开让他人探视,或许就会招惹他人的非议,最常见就是被人说爱炫耀。然而,只要自己心底的目标明确,他人的非议其实都根本不能动摇我自己。


然而,我的生活记录似乎中断了好长一段时间。我不想为这段空白找一些理由来作任何的解释。过去就过去了,最主要还是当下。我不敢担保接下来的时日会不会再出现空白的时期,只希望我能把握当下,把想写下来的东西记录下来。


2016年11月21日星期一

决意不改的习惯

有些习惯,分明知道对自己不好,要改掉并不难,可就因为某种特殊原因,始终不愿意改掉。

用餐时,我习惯把盘中或碗里的食物吃个精光,如果有汤汁,都会喝个一滴不剩。这样的做法原本就是个好习惯,至少显示自己不浪费食物。

然而,在外头用餐,吃的是小贩或餐厅厨师烹煮的食物时,就有人会不苟同我这种把汤汁喝光的习惯。很多人都说,小贩摊子或餐厅烹煮的食物含有过量的糖分及味精,吃了对身体不好,是造成肥胖及许多慢性疾病的主凶。

我不否认这一点。我也怀疑,自己运动量虽然很大,却始终挺着一个大肚腩的原因是否就是因为这个习惯造成。

然而,每一回享用外食,始终还是把食物吃光,汤汁一滴都不剩。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母亲。

小时候家境实在贫困,从来不敢奢求美食大餐,一日三餐但求能够饱足就已幸福。话虽如此,母亲从来不会让我们十个兄弟姐妹挨饿。

对于食物,母亲的教育很清楚:有得吃就必须吃,不得浪费。餐盘中不可留下半颗饭粒,鱼骨上不要残留一丁点肉屑,汤汁必须喝干。

母亲还严厉地警告我们这些孩子:食物吃不完,她就拿刀子把我们的头颅割下来,再把食物从切口倒进去。

由于从小就知道餐桌上的食物得之不易,再加上食物分量本来就不多,所以,我都谨记母亲的教诲,能吃的都会吃个精光,从来不浪费食物。

长大以后,经济能力好转很多,吃得起丰盛美食,当然也有能力奢侈;然而,面对食物,脑海里始终没有忘记母亲的教诲,总是把食物清理干净,一滴不剩。

母亲没有受过正规教育,然而却很清晰且深刻地把许多良好的价值观灌输进十个孩子的心灵深处。

不改变把事物吃个精光的习惯就是因为不敢忘记母亲的教诲。母亲过世接近三年半了,对于母亲的种种教诲愈发怀念。

2016年11月8日星期二

少捐了30毫升血

看着仪器上显示的数字:113/74,我对自己的血压感到满意。至少刚才疾步匆忙地走进化验室,血压没有因此飙升,

然而,帮我量血压的护士小姐却一脸迟疑,若有所思地将目光定格在血压仪上。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血压仪,瞄到了脉搏的数据: 51。我暗忖,难道是脉搏出了问题?

果然,护士小姐开声说要再为我测量脉搏,这一次是 用最原始的方法,把食指与中指按在我的右手腕上。我看着时间走完一分钟,护士的手指离开我的手腕,又重新把手指轻按在我的手腕上。时间又过了1分钟多。护士才在表格上填下了59

我终于忍不住对护士说:“我的脉搏是正常的,我日常有慢跑的习惯。长跑者的脉搏多数都会比正常人稍微低一点。”

“这一点我明白。。。”护士一边回答一边勤快地用手指在电脑键盘上轻快敲打,翻查我过去几次的捐血记录。

“。。。但你上次8月捐血时的脉搏是725月捐血时是76啊!”

我顿时对眼前这位马来姑娘的认真态度感到心暖暖的。护士小姐的确认真得有点可爱。

我连忙解释说:“小妹妹,我因为膝盖受伤,从二月开始几乎就没有认真跑步了。我从9月开始才又认真慢跑,所以心率也渐渐恢复到60以下。你不信的话,可以检查我2月捐血时的脉搏看看。”

护士还是不怎么甘心,要求再用血压仪测量我的血压与脉搏。我当然没有抗拒。测量结果:血压118/78,脉搏61
护士小姐脸上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在脉搏一栏写上61,而我也顺利地得到躺上床,接受抽血。

粗大的针头扎进我的左手臂弯大约5分钟,承托着血液包的仪器就发出提示声响,咦,怎么这次这么快就结束了?

护士走来帮我拔出针头,顺便问我:“会晕眩吗?”

我笑笑,摇摇头,然后问她:“怎么今天这么认真紧张?”

护士腼腆地回答说:“早上有个人,捐血后忽然昏迷了。”

我恍然大悟,笑笑地安慰她说:“我没事,放心。”然后,我接过护士归还给我的捐血记录册子。踏出化验室时,翻看护士写着的记录:血液数量450ml


“好可爱的护士小姐,你始终还是担心我会有事?平时医院为我抽取的血液数量是480ml,你这次却私下帮我保住了30 ml。


2016年4月23日星期六

思念


思念是一杯醇厚的Espresso
夜阑人静中和着孤单慢慢啜尝
情感在醇香和苦涩的逼供下彻底决堤
泛滥成一段辗转难眠中拼凑出来的诗文。


(熬夜绞尽脑汁为小儿子汪进准备了两份国语功课后,思绪忽然飘到遥远的加州,想念孤身在外的大儿子汪政,结果搞到久久无法入眠。像喝了一杯浓浓的苦涩的Espresso。。。。

其实我不懂得享受咖啡。)

2016年4月22日星期五

地球日2016



你静静躺着
任由我用脚板
在你身上走出痕迹
从绿意盈盈的故乡
走成冷漠无情的异域
最终遗失故乡的归向。
贪婪就在前方
诱导我追求
虚无的梦。
我的眼角
不经意猎捕
道旁景物的凄凉
却始终解读不出
铺天盖地而来的
危机重重。

2016年4月9日星期六

写给阿政的信

政,
好久没有给你写信,留下文字记录了。偶尔透过电脑或电话屏幕跟远在加州的你聊一聊,但也只是匆匆的三、五分钟。

坦白说,我一直都有想到要给你写写东西,把我心里面的话化成文字,做个记录,可就是没有把这念头化为行动。每天为了网上教学的工作忙得时间不够用,更糟的是还压力重重,荒废了阅读和写作不说,甚至连跑步也几乎是硬生生挤出时间才能勉强有时间穿上跑步鞋到外头去跑一小段路。有时还真想放弃不搞网上教学了,可是最终还是给自己一年的时间,试试看这个新玩意能不能做得好。经过一番调整,现在已经不再像一两个月前那样挣扎了。你看,我现在都有时间写信给你啦!而且,我的书包里又再像以前那样,塞了几本我还没看完活打算再看一遍的书。

我知道你在加州的日子过得也还蛮辛苦的。表面上,你是到美国深造,可是离家独自在外的那种感觉却实在不好受。这一点我是明白的。然而,你不能永远不能躲在舒适区受着保护,你总得勇敢走出去接受磨练。我相信你明白这一点,我也知道你一定有能力承受这份挑战。

最近你在美国碰到的问题也还蛮多的。我真的不希望你为了这些问题感到压力或烦恼。有些时候,能够用钱解决的事,就靠钱解决算了,不必跟钱过不去。我明白你想要帮我省下一些不必要的开销,毕竟马币疲弱,美金3千多,这里就超出1万令吉;然而我更不希望你为了这些钱的事情而承受压力。压力,是健康的最大杀手。我的看法是:钱,来来去去,花掉了,还是赚得回来的。我更在乎的是心境的平定,身心的健康。

我听你妈说,你在美国不舍得吃鱼,就因为在加州,鱼的价钱不便宜。我听了还真的会心疼,因为我知道你爱吃鱼。我想,这个暑假你没回来,就等寒假时回来吧!到时就让你吃个满足。呵呵!

昨天我在面书张贴了一张我左脚踝的照片,你应该会看到,但不要吃惊。没什么的,就只是脚踝有点伤而以。你应该了解我的个性:受伤而已,家常便饭。

好啦,我也不多写了。其它话就留着下一回再聊。 我相信你会懂得好好照顾自己的,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疼惜自己,该吃的,贵一点也无所谓,就买来吃吧!在爸爸心中,你和弟弟一样,都是爸爸的骄傲!